• 今天是:

台北故宫关门了?故宫文物南迁了?台湾选情胶着,故宫国宝也成了一张政治牌?

 时间:2018-11-14 16:06来源:微观上海

微观上海 www.winshanghai.com 台北故宫博物院要关门了?12日上午,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陈其南在当局立法机构表示,正在评估从2020年起封馆整修3年,期间台北故宫重要展品送至嘉义县的故宫南院展出。

 

这番言论引发轩然大波。13日上午,陈其南召开记者会,改口称在台北故宫整修期间,将朝“不闭馆扩建方向”设计,但未谈及文物是否继续南迁。

 

选举政治的考量

 

之前,陈其南给出的理由是,6年后故宫将迎来成立百年,而台北故宫建筑物年久失修,需要赶快进行修缮,“过去北院(台北故宫)大修是一面施工一面开展一面办公,大家都觉得不能再重蹈以前模式,因此决定在整建和扩建过程中停止开馆。到时候整个故宫就像一座大工地,没有参观品质。”

 

他强调,整修期间文物迁往南院展出,南院北院都是故宫博物院,因此不存在故宫闭馆的问题。据他预估,如果文物迁往南院展览,可带动300万以上境外观光客前往嘉义。

 

这一解释并不让人信服。境外观光客来台湾多去台北市,参观台北故宫自然顺路,因此故宫保持每年400万到500万的参观量。但有多少人愿意乘坐高铁到嘉义,然后再搭接驳车到南院看展?就是说,通过文物南迁引导游客南移,可操作性或许不高。

 

此外,文物搬迁远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南院是否有这么大的文物库房,库房设计是否符合文物典藏环境?还有人的问题。故宫博物院员工家多在台北,一下子要“南漂”到嘉义工作,是每天坐高铁两地通勤,还是索性把家搬到嘉义?未来一年时间内,文物与人员的问题能否解决,也是个问题。

 

岛内有媒体认为,如此急着南迁,同台湾目前地方选举有关。也就是说,通过故宫南迁计划向台湾中南部地区,特别是绿营执政的嘉义县释放利好,给当地民众一份游客源源而来的画饼,拉升民进党当地选情。

 

媒体发现,日前民进党嘉义县长候选人翁章梁与民代陈明文、蔡易余到台北拜访行政机构“政务委员”张景森与故宫博物院院长陈其南,希望利用台北故宫整修期间将重要馆藏移到南院。地区领导人蔡英文11日在翁章梁的造势晚会上说,翁章梁当选嘉义县长后,“中央”会和地方携手合作促成此事。

 

在政治正确面前,文物的保管、场地的选择、参观的便利等问题,都统统放到了后面。

 

政治挂帅的工程

 

比起大陆民众熟悉的台北故宫博物院,嘉义县的故宫南院名气小许多,而它从立项、选址、建成到运营,都是一项“政治挂帅”的工程。

 

位于台北士林的台北故宫,由于场地狭小,很早前就有扩馆计划。2001年陈水扁执政时期,故宫博物院提出了在中南部设立分院的想法。因为在绿营看来,北部民众享受了岛内大部分的文化资源。如果要搞“文化均富”,最有指标性意义的,就是将故宫博物院南迁。

 

2003年,时任行政机构负责人游锡堃宣布,故宫南院选址嘉义县太保市。这里是民进党重要票仓所在地,希望借故宫南迁来拉动当地旅游业。但这一选址受到不少文化界人士反对,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周功鑫就认为,嘉义是个农业县,故宫南院建在这样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日后可能会成为“蚊子馆(没有客流,养蚊子)”。

 

之后果然一语成谶。许多境外游客根本没有将故宫南院当作旅游景点。2016年故宫南院对外营业,当年参观人数147万人次,2017年滑落到97万人次,最差时单日不到300人。今年为了吸引游客,将开放时间延长到晚7时,晚4时后免费进馆。那些原本希望借故宫南院获利的当地酒店、旅行社等商家亏本不少。在这种情况下,有人就动起了文物南迁拉动客流的主意。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如今有人想靠这些中国文物来吸引客流,但当年为了避免故宫南院成为台北故宫的翻版,台湾当局对于故宫南院的定位也煞费苦心。

 

最开始的时候,故宫博物院院长杜正胜将南院定为“亚洲艺术文化博物馆”,后来又定位为“世界第一个以修复为主题的博物馆”。今年7月,新院长陈其南上任后,又提出了故宫“台湾化”的构想,将南院定位为“地理大发现时代东亚地中海概念中的台湾 ‘福尔摩沙’”。陈其南甚至还不排除将南院发展成博物馆群,“以台湾为中心,盖具有历史文脉的主题馆,像琉球馆、西班牙馆、代表葡萄牙人的澳门馆、日本馆等。”

 

不管名称如何改、定位如何变,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希望减少故宫南院中的中国元素。

 

“去中国化”还有实际行动。早在2007年1月,当局行政机构就通过了“故宫博物院组织条例”修正案,将其中的宝物来自“北平故宫”与“中央博物院”等文字完全删除。此外还将条文中“加强对中国古代文物艺术品之徵集、研究、阐扬”,修正为“加强对国内外文物及艺术品的徵集、研究、阐扬”。

 

比如,2017年5月,台北故宫博物院推出“明朝永乐皇帝瓷器”特展,策展方却称之为“东亚工艺美术的巅峰”,就是为了回避“明朝”这两个字。这样的小伎俩还有很多,就是有意割裂台北故宫与大陆文化间的连接。

 

当然,外界也不必过于悲观。中华文化的坚韧性与渗透性,远非小动作就所能消弭的。我们走在台湾街头时,能感到处处蕴含着的“中华风”,况且台湾西面还有一个日益自信的大陆。除去这些,最简单的,“故宫”两个字,原本就是从大陆来的。那么,“去中国化”是不是要先把博物馆的名字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