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

【钩沉】他披露了邓小平视察南方镜头外的这些细节,警卫局长的破例留下了动人瞬间

 时间:2018-11-02 21:07来源:微观上海

【小编说】
 
在新闻现场,摄影记者都是一群离事件最近距离的见证者。同时,也是最近距离观察历史的“他者”。由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和《解放日报》高级记者郑正恕合作的《我在现场——摄影家口述》即将出版。全书收录了二十多位新闻摄影记者的口述,基本涵盖了上海当代新闻摄影主要代表人物。他们的讲述,可以更好地还原历史现场,帮助我们更加全面地理解历史,其中也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经过授权,选取了其中的一些口述文章提前发布,以飨读者。口述文章均由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王岚等整理,上观新闻作了删节。
 
老照片里的故事① | 邓小平视察南方:这位国家领导人与上海人民亲密接触
 
第一位讲述者是张蔚飞,1950年出生,1970年起从事摄影工作,军人出身的高级编辑。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先后在解放日报、人民日报华东分社、浙江日报报业集团等工作。曾获中国摄影界个人成就最高奖“金像奖”。
 
1992年时,我在《解放日报》社当摄影部主任,有幸成为小平同志视察南方到上海时的摄影记者,拍到了不少能生动体现小平同志领袖风采的照片。
 
采访小平同志视察南方到上海这半个月,是我新闻摄影生涯中最难忘的一段经历。他一直说:“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在视察中,他与上海人民之间情浓于血的真切感情时时、处处流露出来,这里展现给读者的每帧画面后面都有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88岁老人“吃”寒风与工人招手
 
邓小平同志一行是1992年2月1日从广东来到上海的。2月3日晚,他同上海各界人士一起度过了一个欢乐的除夕。2月7日,春节只休息了三天的,就出发到他特别关注的浦东考察了。
 
这天,小平同志一行先来到南浦大桥,下车后便深情地向浦东方向眺望,高兴地让在场的记者拍了一张全家福,接着就来到杨浦大桥浦东工地视察。在杨浦大桥模型前,他听取大桥建设总指挥朱志豪的介绍后,想看一下建设中的杨浦大桥雄姿,一转身,发现百米高处有正在施工的工人,于是扬起手向桥塔上的工人致意。这时,地面上的工人和百米桥塔上的工人一齐报以热烈的掌声。
 
这年的春节连续三天天气晴好,2月7日这天突然转阴,所以天气显得特别阴冷。当时小平同志站在浦东桥塔东边濒临黄浦江的一块空地上,从江面上吹来的西风无遮无拦直冲过来,连我这样正值壮年的人都想往背风处站。而小平同志已是88岁高龄的老人,这样长时间地向工人仰面招手,是要“吃”寒风的。小平同志对工人的感情可见一斑。

小平同志露出了最振奋的神情
 
2月12日上午,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艳阳天。小平同志一行驱车先来到闵行开发区,后又来到马桥镇旗忠村。
 
旗忠村从1989年起开始实施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规划,到1992年时,经济实力、农民新村的建设等方面已居全市郊的前列。车队驶进旗忠村时,首先映入小平同志眼帘的是绿树掩映下的一排排别墅式农民新村。当车队在旗忠小学门口停下时,旗忠村的小朋友吹起了鼓乐,跳起了迎宾舞。
 
这时候,小平同志显得特别兴奋,我从镜头里看到,当他在小朋友面前站定时,脸上陡地泛出红光,连眉毛都挑了上去。这是我十天来所看到的小平同志最振奋的一个神情,于是我揿下了快门。

这时一个大约三岁的小孩摇摇摆摆走了过来,不知是谁说了声“过来,让邓爷爷亲一亲”,陪同的吴邦国立即抱过孩子,小平同志十分亲切地上前吻了吻孩子。离开操场返回时,他两次停下来,回头向在场的旗忠村民和小朋友招手,依依不舍。
 
回程的路上,我与新华社记者陈毛弟议论,为什么小平同志今天特别兴奋?我是这样看的:小平同志一生奋斗,坚持改革开放,发展市场经济,为的是让中国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当他看到旗忠村的这一切,和他脑海里设想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蓝图是吻合的,所以使他兴奋,使他激动。
 
那天小平同志问马桥镇党委书记王顺龙:你们发展那么快,靠什么?王顺龙答:“靠您老人家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小平同志听后追问了一句:是这样的吗?当听到肯定的回答后,他舒心地笑了。小平同志对旗忠村党支部书记高凤池也说过:旗忠村的小朋友是新中国最幸福的一代人。我拍摄的小平同志亲吻农家幼儿的照片发表后,很多读者,包括新闻界的同行都觉得,这是小平同志对走在改革开放前沿的上海人民的真情流露。
 
警卫局长的这次破例留下了动人瞬间
 
2月18日是元宵节,谁也没想到,小平同志会在这天晚上出现在万家灯火的南京路,走进人流如织的中百一店。这天晚上8时不到,他来这里逛商场,并在文具柜台接受全国劳模马桂宁的服务,为他的小孙孙购买了铅笔和橡皮。
 
逛商场是小平同志一到上海就提出的要求,据他身边工作人员介绍,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他一直有逛一次商店、当—回顾客的愿望。

在铺面商场时,顾客知道小平同志来了,都想一睹伟人风采,所以显得比较拥挤。有一位30岁左右的妇女抱了一个2岁左右的孩子拼命往小平身边挤;警卫人员当然要把她挡出去,但她甫一退出又往前挤,如此三进三出。中央警卫局孙局长被这位妇女锲而不舍的精神感动了,破例网开一面把这位妇女让进了二米圈内。这时,这位妇女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抓起孩子的小手向小平同志招手,用这质朴的动作来表达一位普通市民对领袖的真诚感情。倒是小平同志见状,紧走两步,凑上去吻了吻孩子的脸。可惜当时匆忙中,我无法问这位妇女的姓名,所以,至今我没能将这张珍贵的照片送给她。
 
小平同志准备离开中百一店时,南京路六合路口已站满了市民,当他走出店堂时,市民们热烈鼓掌欢迎。这时,他的心情很激动,一边招手一边快步迈下台阶,还对扶着他的警卫说:让我朝前走几步。但警卫同志出于对小平同志身体和安全考虑,把他劝上了车。非常遗憾,小平同志没能走到南京路,没能走到群众中。对我来说,也失去了一次可能为历史留下珍贵影像档案的机会。
 
每当我想起这些情节,想到小平同志对上海市民溢于言表的那份情感,就禁不住潸然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