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在上海用支付宝能卖垃圾!70多个小区正在试点

 时间:2018-11-29 18:49来源:微观上海

微观上海 www.winshanghai.com  

通过支付宝还能卖垃圾?

 

11月28日上午,家住佳宁花园的李先生半信半疑地打开手机里的支付宝,点击城市服务,全新的“垃圾分类回收”板块映入眼帘。

 

操作很简单:登记自己的家庭住址、联系方式,下一个回收订单,选择要回收的垃圾种类,并上传待回收垃圾的照片,接下来就等社区回收员上门。称重计算价格后,卖垃圾所得便转到了居民的支付宝账户上。送走1.7公斤的旧报纸,李先生收到2.55元。

 

目前,像佳宁花园这样试点通过支付宝卖垃圾的小区,在上海已有70多个。项目运维方藏宇节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高翔透露,今年底,静安区将在江宁路街道和彭浦镇这两个街镇探索整建制地推进这一模式,共覆盖119个小区,并在试点成熟的基础上,逐步向静安、宝山、青浦等区全面推广。

 


打破垃圾回收“次元壁”


 

将支付宝和生活垃圾分类回收结合在一起,打破了长期以来横亘在居民和回收站点之间的“次元壁”。

 

近年来,伴随着“两网融合”的深入推进,上海社区垃圾分类回收服务点的数量快速增长。截至今年9月底,上海已建成“两网融合”回收服务点2033个、中转站48个,两网融合市场基本形成。

 

不过,数量不等于质量,一些回收服务点虽然干净整洁、设施齐全,但对周边居民,尤其是年轻“上班族”的吸引力十分有限,“硬伤”就是传统回收方式不够方便、不够“诱人”。

 

上海社区垃圾分类回收服务点的功能越来越多,越来越漂亮 蒋迪雯 摄

 

“小年轻平时朝九晚五,哪有空提着大包小包走到垃圾房来?再说了,换这点钱,他们看不上。”佳宁花园的物业经理坦言,小区里的垃圾分类回收服务点基本只能吸引老年人,他们中一半的人是自己攒够了可回收物后拎去服务点,另一半习惯打电话给回收员,上门面对面交易。年轻人则是直接往楼下的垃圾桶里一扔,连回收员的电话都不高兴打一个。

 

“年轻人都喜欢泡在手机上,既然有那么多手机客户端,为何不能做一个专门回收垃圾的?”支付宝相关负责人张洪明表示,在设计“垃圾分类回收”板块时,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让垃圾回收变得更方便、可以随时随地;二是可以快速变现或者产生价值。

 

实践证明,解决了“痛点”后的垃圾分类回收吸引了大批年轻人。佳宁花园的回收员高贺彩回忆起两个月前刚开始试点的时候,日均有100多斤的废纸混在垃圾桶里,现在日均送去交投站的150多斤废纸,绝大多数是上门回收获得,其中不少都集中在晚上上门,送出废纸的正是刚下班、吃完晚饭的年轻人。

 

最近,高贺彩再也不用去垃圾桶里徒手分拣,劳动强度低了不少,而且废纸因为没有与其他垃圾混杂,品质好,下游收购的价格变得更高了。

 

上门收废品前,回收员要打开胸前的摄影设备,以便日后抽查,规范可回收物的收运过程

 

高贺彩给废纸称重

 


让垃圾分类更有意义


 

记者注意到,在支付宝“垃圾分类回收”板块里选择兑换方式时,除了兑换现金外,还可以兑换积分。

 

以塑料饮料瓶为例,1公斤可以兑换约1.8元,也可以兑换成1公斤的“能量”,在环保商城里兑换实物或优惠券。比如,1公斤的“能量”可以兑换某品牌电饭煲的5折优惠券,购买时使用可以便宜1498元;也可以兑换一盒鸡蛋的8.1折优惠券,购买时使用可以便宜3元左右。

 

部分可回收物的单价页面和“能量”兑换界面

 

“希望引导大家选择兑换积分,而非现金。”高翔表示,大部分可回收物的价值较低,如果用卖钱的方式,依旧很难吸引更多居民参与到垃圾分类中来,而兑换成积分却是一种可以让可回收物“升值”的方式。当可回收物变得更有价值了,那么把它们从垃圾堆里分类出来便变得更有意义,进而让更多居民认同垃圾分类是有价值的、有意义的,是值得去做的。

 

据透露,上海绿化市容部门正在和相关单位沟通,希望在支付宝的垃圾分类回收平台或上海的绿色账户中引入更多有价值的可兑换商品或服务,甚至是金钱难以买到的“稀缺品”,以此来吸引更多人参与垃圾分类。

 

“比如经常被‘秒杀’的公益课堂、演出等社区公益活动的名额,如果垃圾分类做得出色,就能用积分优先兑换。”市绿化局环卫管理处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样做,将是提升垃圾分类激励力度的有益尝试。

 

不少业内人士也认为,不应让支付宝的垃圾分类回收平台或上海的绿色账户成为一个“兑奖平台”,而是应该尝试引入更多公益资源,将这些平台打造成一个精神文明的激励平台,鼓励居民用积分来兑换志愿者服务、公益活动参与机会等。

 

爱心暑托班的名额很紧俏,会有各种丰富的公益课程,其中就包括生活垃圾分类

 

而此前,激励力度有限,始终是上海推进绿色账户时的难点。有很多企业为了公益,为绿色账户提供了大量商品,供积分兑换,但这些商品价值往往不高,尤其对年轻人缺乏吸引力。

 

此外,积分基本不能即时兑换商品,仍是线下、延后兑换的模式,要等到兑换者所在社区的兑换需求积累到一定量后,才会有绿色账户的工作人员将商品集中带过来,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让一些“怕麻烦”的人对兑换失去热情。